Friday, April 14, 2006

我沒事....................可幹。

其實不是想沒事找事來煩
只是發現人生已經沒事可幹
想幹的一樣也沒有
又知道注定會失敗
更遑論可以找到丁點開心來支撐一下那荒廢的腦袋

腦內的千絲萬縷日夜交織
牢牢的緊繃著推動人向前的摩打
連走路的空間也沒有

沒有人是可以永恆地快樂
人人都是這樣熬過來的
但熬過來後會是甚麼光景?
我在想了佷久也想像不到
過了這一關
在路前等你的
恐怕是另一更難的



在我坐下來這幾分鍾
我又看到生活的魔爪在向我這邊伸過來了
有時真的希望他能痛快一點把我撕碎
那倒能讓大家好過一些。

Monday, March 27, 2006

賈曼說:我無話可說....祝你們幸福快樂。

我不再認為我是不快樂的人了,
相反地,我知道我有'困難的問題',
這就是一種樂觀的方式了,
因為問題是有解答的,而不快樂,就像壞天氣那樣,
你是無能為力的。
一旦我認為,這一切將得不到答案,甚至死亡中也得不到,
那麼我就不太管我快不快樂了,
'問題'以及'問題的問題'就不存在了。
這也就是快樂的開始。


-------摘自鱷魚手記

Saturday, March 04, 2006

朋友經濟學

背景:
忙到炸開(泛指肉體與精神)

目的:
尋求極度緊縮的時間,窮到窿與良朋共聚三者之間的平衡

基本概念:
等我為大家講解一下何謂朋友規模經濟,
把自己視為生產商,時間與金錢視為生產工具,朋友為工場
(sorry,典型$$$香港人)
同時投放資源於不同朋友
約朋友的機會成本會隨之減低,
從而達至規模經濟。

注意事項:
雖說每次約朋友越多越能發揮規模經濟之效用,
但有云物極必反,若然閣下一次過o西馬o甘約o西所有朋友出來,
最後只會落得無暇兼顧,身心俱疲的苦果,
是為‘偷雞吾到蝕渣米‘之不規模經濟。

Monday, February 13, 2006

是前進還是後退?

甚麼時候開始我們的思想都只是統一地單向進行?
competitive好,因為有競爭才有進步,進步才是好。
為甚麼一定要你爭我逐才會有好?
我們在爭的到底是甚麼?
讀書如是番工如是社會如是
是成績表上超然的分數獨鼇頭畢業繼而是工作上超卓成就
結婚生仔安穩生活等緊你
爬呀爬呀爬
爬到人都怕
為甚麼一定是向前走才好而向後行就不好?


既然那麼著緊進步
為甚麼人文素質好像在不進而退?
說穿了
我們都僅只在物質層面上要求推進,要享福,甚至甘於放棄其他本應更要進步的。

我們要的到底是甚麼的人生?

你說我不願去爭是害怕,是懦弱
對,我的勇氣著實沒多少
有的也要儲起來希望幹些好事
on9也好裝模作樣也好
但我看不出要花力氣去與人爭過你死我活的必要

你又問我為甚麼消極灰暗如嚴冬中的倫敦
面對如此世界
難道你要我嬉皮笑臉跟你一同邁步前進去你那美好人生路嗎?
可以開心我當然不要手羅苦來辛
我不是個喜歡自殘的變態人物
但依我看
妥協此狀況的才是退步,才是消極。

Monday, February 06, 2006

口臭

不用十世不擦牙
不用吃榴槤大蒜洋蔥甚至食屎


一些人和事構成的那些話題
總如寄生體黏附於口腔
變壞 變酸 變臭
嚴重的還會蔓延全身
侵蝕腦細胞 破壞中樞神經
影響日常活動
幸而
那種惡臭只需講的人要擔當
聽者無用分一杯羹
免得連累街坊

最後
唯有把拉鍊緊閉
才能斬腳趾避沙蟲的止住惡臭


對於那些who what why when where how的問題
我已不會再心存有朝一天會被拆解的想望。

Friday, February 03, 2006

一潭苦水

倫敦再度變成冰格
腦袋內人們進進出出
生活卻是一條夜寂飄零的街

忙到抽筋
每天把家中所有托X般托回校,
除了physically,還有mentally的那條筋
之前一股銳氣已被磨蝕至零
一浪浪的project壓過來
連懷疑自己喜歡不喜歡的時間也被吞掉
project,還是要'cher'的


時間透支
成了被強行塞滿的罐頭
連看套戲也得找個體面的藉口去撫平內疚
如幾經爭扎想重看bad education
便先得找到‘啊, 服裝是jean paul gaultier,
跟本學期選修lecture﹣film and fashion有關‘的藉口才敢入坐
還有說是film and fashion,
講的都是9片,而非本人喜愛的cult片....


眼見一部份生活快將被另一部份更跋扈的生活打死
我也不能作點甚麼
累人的不只於學校
而是那殘廢的生活
有陣時成長不過是個悲劇的開始。(quoted fr MLA)


苦水待太陽出來被蒸發
成為微塵 由風吹散
但願狗年天氣好。
(我係幾7 ga...吹o羊?)




不得不提:
http://www.grizzlymanmovie.com/grizzly.html
顛ga條友,
有機會一定要瞄瞄。

Wednesday, January 04, 2006

懶惰是致命的。

在這顛覆的世界
不知從何時開始
在體内也來了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來
一切
顛倒過來

人生的歩伐往相反方向前進
因為不敢甚至沒能力
腦裡想的不是未來更不是現在
而是那吃力搜刮回來的一點破落的過去

體内的那面鐘逆時針的走著
從前早起來為要看到那珍貴的陽光
現在卻像旭仔跟他親母賭氣般
既然他不那麼想讓我看
我也不要讓他看
起來
已是那黑暗的天當家作主了

講的只不過是下午四五點的事
但既然天也黑了
也自然聯想到是作息的時候了
縱然要做想做的事情是有的
但怎樣也提不起勁來
於是
那無力對抗黑夜(?)所侵擾的驅體
唯有找一個讓自己覺得安逸一點的空間躺下來
然後有一個晩上
她死了
死在那灰褐的氛圍中。





懶惰是致命的
但願她自2005年死去的靈魂
不要再回來。